<ruby id="xlhlj"><ruby id="xlhlj"><ins id="xlhlj"></ins></ruby></ruby>
<form id="xlhlj"></form>

        <form id="xlhlj"></form>
        <address id="xlhlj"></address>
          <address id="xlhlj"><address id="xlhlj"><listing id="xlhlj"></listing></address></address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xlhlj"></address>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xlhlj"><address id="xlhlj"><listing id="xlhlj"></listing></address></address>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xlhlj"></address>
            <form id="xlhlj"></form>
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xlhlj"><address id="xlhlj"><nobr id="xlhlj"></nobr></address></address>
            <sub id="xlhlj"></sub>

              解放軍少將會場發飆,日本防衛省代表究竟說錯了什么?

              潘曼靜
              導讀 ▎香山論壇東北亞分組會議現場,左二為日方代表增田雅之,左三為楊旭光少將編者按第十屆北京香山論壇期間,東北亞分組會議出現“火藥味”。...

              解放軍少將會場發飆,日本防衛省代表究竟說錯了什么?

              ▎香山論壇東北亞分組會議現場,左二為日方代表增田雅之,左三為楊旭光少將

              香山論壇東北亞分組會議現場,左二為日方代表增田雅之,左三為楊旭光少將

              編者按

              第十屆北京香山論壇期間,東北亞分組會議出現“火藥味”。日本防衛省代表、日本防衛研究所亞非研究部主任增田雅之就日本對華戰略轉向、日方臆測的中國大陸軍情進行解說后,解放軍少將楊旭光進行了有力、有理、有節的駁斥。日方言論雖然不乏荒謬之處,但對于我們理解日方思路、研討對日舉措仍頗具價值,《鳳凰大參考》特將兩人發言整理編輯如下內容,以饗讀者。

              核心提要

              1. 增田雅之稱,日本各界已形成共識,中國為最大安全挑戰。為應對中國挑戰,日本面臨兩項議題,一是強化日美同盟,其關鍵一環為強化日本自身“反擊能力”;二是聯合美國以外國家制衡中國,其重點包括向東南亞國家轉移技術裝備。

              2. 增田表示,俄烏戰爭和日本周邊日益增多的中方活動,是促使日本對華戰略轉向的關鍵。關于中國大陸何時可能對臺“動武”,日本內部存在分歧,單純進行兩岸軍力對比,大陸可能很快動武,但大陸面臨某關鍵難點,如果美盟進行針對性準備,短期動武可能性會大幅下降。

              3. 楊旭光少將對增田進行了駁斥,稱日本將地區安全穩定的癥結全部對準中國,令人無言以對。部分日本人利用中美博弈的機會,試圖重溫“大東亞共榮”美夢并付諸行動。中日之間的癥結為心理上的癥結,國力逐漸被中國超越,部分日本人心里很不平衡。

              4. 楊旭光少將稱,東北亞安全面臨四重風險:一是美日韓三方聯盟主動刺激緊張局勢;二是個別國家改變以往大國間平衡策略;三是個別國家將北約引入亞太;四是日本試圖修憲,攻擊性大幅提升。東北亞存在擦槍走火的可能,一旦事發,后果不堪設想。

              2022年末,日本發布新版《國家安全保障戰略》,該文件為國防、外交領域頂層文件

              我覺得在日本民間和政界,有一點應該是共識,對日本而言,主要安全挑戰是中國加緊試圖通過實力改變現狀,不僅是在軍事領域,也包括經濟領域。俄烏戰爭帶來的啟示,以及中國逐漸顯露的野心,促使外界關注有關中國的戰略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對于東京來說,首要課題和首要戰略議題,就是與美國結盟 。日本尋求通過深化防務合作,以及提升與美作戰整合,來強化日美同盟。同時,東京也希望強化自身防御能力,進而鞏固日美同盟。這里所說的防御能力包括“反擊能力”,擁有這些能力對日本而言是國防政策的一種轉變,而東京在日美同盟中正扮演著盾牌的角色。

              ▎日本正著手開發射程超1000公里的“改進型12式反艦導彈”,射程覆蓋我東南沿海及朝鮮大部

              日本正著手開發射程超1000公里的“改進型12式反艦導彈”,射程覆蓋我東南沿海及朝鮮大部

              日本的第二個課題,是強化與印太地區具有類似戰略思維國家的防務合作,間接強化美盟體系 ,從而震懾中國在本地區可能采取的軍事進攻。換句話說,日本,尤其是后安倍時代的日本,試圖建立一種“區域威懾架構”。

              東京的一些專家將這一政策趨勢解讀為現任岸田政府的對華“外部平衡”努力。日本現在定期與澳大利亞、英國、法國、德國、菲律賓、印度尼西亞和印度舉行2+2會議(防長加外長)。在構建區域震懾方面,東京的專家還認為日韓安全合作,以及日美韓三邊安全合作,用該從根本上進行切實提升。

              此外,為了促進和深化對外防務合作,東京已經開始重新審視其2014年制定的“防衛裝備和技術轉移三原則”,并創建了新的安全合作框架OSA(政府安全援助)。

              ▎11月3日,岸田文雄訪問馬尼拉,日本向菲律賓提供海岸監視雷達,系OSA首次應用

              11月3日,岸田文雄訪問馬尼拉,日本向菲律賓提供海岸監視雷達,系OSA首次應用

              這種新的安全戰略和政策趨勢改變了日本的對華政策,從密切對華關系,轉變為聯合更廣泛的“同志”國家,實現與中國之間的力量平衡。

              聯合美國以外的外部國家,一方面能夠強化美盟力量,另一方面這也是日本對華“平衡戰略”減少對美依賴的基礎。

              2022年,日本和澳大利亞簽署了防務《互惠準入協議》(RAA),并承諾加強網絡領域的聯合行動能力與合作。日本也同英國簽署了防務《互惠準入協議》,與英國和意大利共同研發新一代戰斗機。

              ▎日本與英國、意大利聯合開發新一代戰機,替換原有F-2戰機

              日本與英國、意大利聯合開發新一代戰機,替換原有F-2戰機

              我覺得促使日本《國家安全保障戰略》采取新路徑的契機,是俄羅斯入侵烏克蘭。進一步講,這其實不只跟俄羅斯有關,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給了我們一種印象,一切情況都有可能發生。

              更進一步講,包括軍事活動在內,中國在日本周邊的活動逐漸增多,還有臺灣周邊的解放軍活動,這些對東京改變戰略思維,重新思考怎樣面對中國挑戰,起到了很大的助推作用。

              比如安倍首相的繼任者菅義偉,反復強調聯盟的重要性,以及在“自由開放的印太愿景(FOIP)”框架下,拓展聯盟的重要性,同時強調臺灣海峽和平穩定的重要性。2021年3月,日美2+2會議(防長加外長)聯合聲明提到了臺灣,4月,日美首腦峰會聯合聲明再次重申了這些提法。

              ▎2021年4月,時任日本首相菅義偉訪美,日美聯合聲明強調“臺海和平穩定”重要性

              2021年4月,時任日本首相菅義偉訪美,日美聯合聲明強調“臺海和平穩定”重要性

              菅義偉政府時期,日本在日本歐盟聯合聲明、日澳2+2聯合聲明、G7卡比斯貝峰會聯合公報中都提到了“臺灣海峽的和平與穩定”。所以在東京,我們越來越擔心日本周邊可能會有不測事態,特別是臺灣附近,這種擔心愈發強烈。那么,什么最有可能導致臺海危機爆發,以及危機升級?

              關于臺海危機爆發的可能性,日本有兩種觀點:

              一種認為短期內有高度爆發風險,另一種認為當前北京很難下定決心,在臺灣海峽采取全面軍事行動。 單就能力而言,簡單對比臺海兩岸的武裝力量規模,大陸目前擁有大約臺灣四倍的力量,而且日本領土遭受打擊的可能性無法被排除,這是第一種觀點。

              然而,為了能夠讓軍事行動持續,大陸需要確保海上運輸安全,確保海面和水下制權,以支撐跨海行動。但如果站在對立面,為了防止危機爆發,除了發展臺灣自身的防御能力,美國及盟友需要觸及中國大陸的跨海補給能力,阻止其登陸臺灣。如果中國大陸發現確保穩定的后勤補給非常困難,那么采取軍事行動的可能性就會降低,這在日本是一個普遍的觀點。

              當然,日本的新安全路徑、戰略方法并不完美。構建軍事能力是形成威懾的關鍵,同時它也應該成為發起對華戰略對話的基礎。中美、中日之間缺少有關彼此戰略意圖、思考過程、以及能力的相互理解,會導致各自作出不明智的決定。

              ▎5月16日,中日防長熱線首次投入使用

              5月16日,中日防長熱線首次投入使用

              為了防止危機的單邊升級,并確保事態穩定,與中國建立可靠的對話渠道和危機熱線是至關重要的。 對華戰略對話不應該局限于危機管理,它還應該被用于發現和促進雙方在未來的共同利益。

              楊旭光:之前日本同行增田雅之的發言,我聽著像是在給中國人民上課。你要給中國人民當老師,要上課,日本還真不具有這個資格。過去日本侵略中國,侵略亞洲周邊國家,造成巨大的生命財產損失。僅僅幾十年過去了,日本朋友又要來給我們上課,我們不論從感情上、從法理上、從道理上,都是無法接受的。

              日本朋友把地區安全穩定的癥結,全部對準中國,讓我有點無言以對。 中日近代以來的歷史眾所周知,日本不僅侵略中國大陸,還殖民侵占臺灣長達50年之久。雖然后來戰敗了,失敗了,退回去了,但是增田雅之先生今天的發言讓我感覺,日本又要重溫過去的美夢。

              “大東亞共榮圈”這個美夢似乎還在日本人心中醞釀,并且付諸行動。 比如增田先生提到了日本近兩屆政府的一系列規劃,日本在利用當前中美之間的大國博弈,覺得機會難得,想要利用這個機會,要有所行動,并且還對臺灣問題指手畫腳。

              這很不好,為什么?因為臺灣是中國核心利益的核心。 今天上午張又俠副也專門講到了,臺灣問題不容許任何外國勢力置喙,一旦出現要分裂中國的態勢,中國不會客氣。但是今天對增田先生我還是要稍微客氣一點,因為他是我們請來的客人。

              ▎解放軍高層領導人在香山論壇發言時強調,臺灣問題不容許任何外國勢力置喙

              解放軍高層領導人在香山論壇發言時強調,臺灣問題不容許任何外國勢力置喙

              中日之間的癥結在哪里?有心理上的癥結 ,過去中國弱,日本強,日本的索尼、豐田這些名牌我們耳熟能詳。后來中國發展了、進步了,國力逐漸超越了日本,日本很不平衡,這種心理我都能理解,被人超越了,所以就有些惱羞成怒。

              這樣不好,中日是一衣帶水的近鄰,日本也是一個很了不起的國家,過去自己的經濟發展取得了很大的成績,很多方面也是值得中國學習的。我們是誠懇的、謙虛的,希望和日本繼續保持睦鄰友好合作關系,這個關系要繼續保持,特別期待與日本朋友能夠相向而行。

              即便我們不能那么友好、親密無間的合作,但至少我們有什么問題,可以坐下來大家友好協商,有問題有矛盾不要緊,大家要心平氣和的解決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大家都知道,東北亞和朝鮮半島周邊地區的安全形勢正在不斷惡化,根本原因大家都心知肚明。緊張局勢不斷升級,有時甚至達到了劍拔弩張的程度,這足以引起本地區國家的高度關注和警惕。

              ▎7月,日美韓三國軍艦于日本海聯合軍演

              7月,日美韓三國軍艦于日本海聯合軍演

              作為東北亞地區的重要國家,中國對這種安全局勢的變化、趨勢和危險深感擔憂,期待與地區國家,包括日本在內,共同努力化解風險和挑戰,維護地區和平與穩定。

              東北亞人民渴望和平、幸福的生活,追求和平發展,我們不希望地區爆發新冷戰,成為火藥桶,沒有人能從中全身而退,也沒有人能只占便宜不付出代價。

              在前一部分的討論中,主要談到了朝鮮和俄羅斯的問題。我想在接下來的發言中稍微偏移一下重點,討論影響東北亞地區安全的因素。

              首先是三方聯盟 (編者注:美日韓) 不斷加強,這種聯盟模式被少數國家看作制衡對手、威懾對手的法寶,這對地區的和平穩定構成重要威脅。

              一些大國為了維護自身在本地區的主導地位,故意刺激緊張局勢,制造緊張氣氛,提升所謂“危機意識”,強化軍事同盟。具體行動包括大規模的聯合軍演,戰略導彈核潛艇進入本地區,以及戰略轟炸機輪番到半島實施所謂的“延伸威懾”,這對地區的和平穩定絕對不是好事。

              ▎10月19日,美國B-52戰略轟炸機35年來首次亮相朝鮮半島

              10月19日,美國B-52戰略轟炸機35年來首次亮相朝鮮半島

              另外,個別國家 (編者注:韓國) 改變了上屆政府在大國之間總體平衡的策略,包括與朝鮮建立和平友好關系的穩健路線?,F在他們進行了調整,這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半島的和平穩定。尤其是個 別政治家,在中國的核心利益問題上,在臺灣問題上說三道四,這很不好。

              還有個別國家 (編者注:日本) 熱衷將北約引入亞太地區,這肯定不是好事,很兇險 ,對不對? 要充當北約進入亞太地區的帶路人,我覺得這個為本地區未來的安全帶來了巨大風險。

              ▎1月,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訪日,北約計劃開設東京辦公室

              1月,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訪日,北約計劃開設東京辦公室

              眾所周知,北約是歐洲的區域性軍事集團,你把北約引入到我們這個地區來,意欲何為?是福是禍我們自己不清楚嗎?所以我在這里想心平氣和地問一下日本朋友,你們真的認為這樣做,你們就能從中占到便宜?只占便宜沒有代價?不要忘了中國有句諺語,日本朋友肯定也很清楚,“螳螂捕蟬,黃雀在后”,請日本朋友深思。這是我說的第三點。

              第四點我也是想說給日本朋友聽。百年變局當中,日本看到了機遇,緊鑼密鼓修改和平憲法,加緊重新武裝,甚至躍躍欲試要承擔重責大任,戰略上的攻擊性、主動性都大幅提升,甚至對外宣稱還要實施先發制人的打擊。

              ▎2022年民調結果顯示,主張修憲的日本民意(橙色)已占上風

              2022年民調結果顯示,主張修憲的日本民意(橙色)已占上風

              前面我講到了,把手還伸到了臺灣,這些都嚴重地傷害了中國人民的感情,中國人民不會接受這樣的做法,你是不是故意挑釁中國人民的感情?這是一種不好的做法。

              基于以上這幾個因素,我認為本地區有擦槍走火的可能,而一旦有事,如果處理不當,后果確實非常兇險,甚至可能引發較大規模的沖突。所以我衷心希望相關各方,包括日本朋友,能夠真正汲取歷史教訓。

              這個歷史教訓是很慘痛的,不但整個亞洲地區的人民,因為日本的侵略遭受了重大損失,而且日本人民自身也挨了原子彈,想想都讓人不寒而栗。所以我希望相關國家一定要謹言慎行,一定要想盡辦法避免歷史悲劇重演。

              解放軍少將會場發飆,日本防衛省代表究竟說錯了什么?

              標簽:

              免責聲明:本文由用戶上傳,如有侵權請聯系本網刪除!

              亚洲精品国产精品乱码不卞,日本熟妇厨房BBW,在线观看的av网站,日本r级在线播放中文在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