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ruby id="xlhlj"><ruby id="xlhlj"><ins id="xlhlj"></ins></ruby></ruby>
<form id="xlhlj"></form>

        <form id="xlhlj"></form>
        <address id="xlhlj"></address>
          <address id="xlhlj"><address id="xlhlj"><listing id="xlhlj"></listing></address></address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xlhlj"></address>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xlhlj"><address id="xlhlj"><listing id="xlhlj"></listing></address></address>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xlhlj"></address>
            <form id="xlhlj"></form>
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xlhlj"><address id="xlhlj"><nobr id="xlhlj"></nobr></address></address>
            <sub id="xlhlj"></sub>

              不缺水的云南,為什么費這么大勁到金沙江調水?

              鳳海云
              導讀 今年以來,很多媒體都在報道云南的滇中引水工程。連決策層重磅級的調研,都接二連三點名去了這個工程的施工現場。滇中引水工程,到底有什么...

              今年以來,很多媒體都在報道云南的滇中引水工程。

              連決策層重磅級的調研,都接二連三點名去了這個工程的施工現場。

              滇中引水工程,到底有什么來頭?

              很多人的第一反應是,云南有昆明滇池、麗江瀘沽湖、大理洱海、金沙江、瀾滄江和怒江這么多江湖環繞,還會缺水嗎?

              統計數據上,云南人均水資源量也比全國平均水平高一倍。

              可事實上,云南還真缺水,而且缺得比較多。

              今年上半年,就有新聞報道,云南發生了70多年來最嚴重的旱災。

              旱災,在云南的歷史上可謂頻頻發生。

              光從1950年到2022年,這70多年間,云南出現嚴重旱災的年份就有30多年。

              也就是說,在這70多年間,云南有接近一半的時間,都在鬧旱災。

              而且,更可怕的是,進入二十一世紀,云南的旱災好像還越來越嚴重了。

              甚至光看一些新聞標題,就能感覺到有多恐怖:

              2001年,接近歷史上“最嚴重的旱災”;

              2005年,近50年來最大干旱;

              2006年,20年來最嚴重旱情;

              2009年,50年一遇嚴重旱情;

              2010年,百年一遇大旱炙烤云南;

              2012年和2013年,旱情持續加重;

              今年6月,1961年以來同期最強干旱……

              2015年云南省楚雄干旱的土地

              2015年云南省楚雄干旱的土地

              這些年來,面對干旱難題,專業人士和非專業人士,都在想辦法。

              實際上管用的辦法也很樸素,那就是建引水工程。

              在這項工程方面,我們已經有不少成功的案例。

              比如,華北地區就是因為引水工程,缺水的問題才有了著落,糧食豐收也不是難題了。

              不光是華北地區,強大的引水工程還將水引向柴達木盆地。

              引水工程還利用黃河水和建水庫,給沙漠補水。

              亞洲最大的沙漠水庫紅崖山水庫

              亞洲最大的沙漠水庫紅崖山水庫

              接下來,如果在云南再建個引水工程,云南的底氣也就更足了。

              今年上半年,云南交出了GDP同比增長5.1%的成績。

              這個成績,雖然在全國都沒有排上前十名,但對于云南來說,卻是一個來之不易的增長。

              之所以說來之不易,還是因為今年云南遭遇了1961年以來最嚴重的旱情。

              這場旱情,在最重的時候,使云南全省平均降水量較常年同期偏少超過六成,氣象干旱天數甚至長達106天,幾乎要占到全年的三分之一。

              在這樣的情況下,云南既要喝水,又要澆灌,還要深挖火電、風電、光伏潛力,的確太不容易了。

              而且,云南還是傳統的水電大省,水電裝機規模位居全國第二,僅次于排名第一的四川。

              2022年1-8月云南發電量占比

              2022年1-8月云南發電量占比

              國家統計局的數據也顯示,2022年1-11月,云南水力發電量為2847.4億千瓦時,占全省發電量的81.7%。

              這個數據也說明,放眼全國,云南也能稱得上是當之無愧的電力支柱。

              然而,在云南重點扶持的戰略產業電解鋁,恰恰是一個吃電大戶,平均每生產一噸鋁,就要消耗大約13000度電。

              而云南又恰恰用的是水力發電。

              缺水不僅會讓云南的農業生產受到很大的影響,還會讓云南的戰略產業再一次陷入到了減產停工的窘迫境地。

              農業和工業不僅影響到老百姓的生計,還影響到云南的發展,解決缺水問題對于云南來說,太緊迫了。

              那么,缺水這么嚴重,怎么到現在才開始想起來建引水工程?

              事實上,并非現在,早在70多年前,云南就有人提出過滇中引水工程。

              當時,還是云南省副省長的張沖先生,提出了一個叫“引金入滇,五湖通航”的構想。

              這個構想的圖景是,讓浩浩蕩蕩的金沙江水,在長江第一灣金沙江右岸1500米處開始分流,大部分繼續一路東流,注入長江,剩下一部分則沿東南而下,潤澤廣袤的滇中大地。

              為了驗證這個構想,他甚至還曾9次穿越險峻的虎跳峽。

              滇中引水工程示意圖

              滇中引水工程示意圖

              最終,這項工程在1960年,被列入國務院《金沙江流域規劃意見書》;

              到了1990年,被列入國務院《長江流域綜合利用規劃報告》,這中間,經歷了三十年;

              二十年后的2010年,又被列入國務院《全國水資源綜合規劃(2010-2030年)》;

              緊接著第二年,被寫入國家“十二五”規劃綱要;

              2012年,又被列入國務院《長江流域綜合規劃(2010-2030年)》;

              2014年5月,國務院常務會議將滇中引水工程列入了2014年、2015年和“十三五”期間要規劃建設的172項重大水利工程之一;

              2016年,寫入了國家“十三五”規劃綱要;

              2017年,相關文件下發;

              2018年3月,滇中引水工程開工了。

              從有構想,到正式開工,足足用了70多年,為什么這么長時間?

              因為太難了。

              滇中引水工程玉溪段“來龍去脈”

              滇中引水工程玉溪段“來龍去脈”

              有多難?

              滇中引水工程,號稱是目前中國投資規模最大,建設難度最高的水利工程。

              為什么敢稱投資規模最大、難度最高?

              先說投資最大。

              截至2023年7月底,云南省滇中引水工程累計完成投資754.13億元。

              事實上,700多億元,相較于南水北調的預計投資5000億元來說,算不上規模最大,但南水北調要經過14個省,受益人口超過4億。

              南水北調工程示意圖

              南水北調工程示意圖

              這樣一比較,的確可以稱之為最大。

              再說難度最高。

              這個工程的主干渠全長也不過664公里,而之前的南水北調足足有1156公里。

              但一個現實是,南水北調經過的基本是平原地區,建設起來相對容易。

              滇中引水工程就不同了。

              滇中引水工程664公里的主干渠里,其中有612公里,也就是90%以上,都在隧洞里。

              而且隧洞數量又非常多,光主隧洞就有58個。

              也就是說,這個工程90%以上的建設時間,基本不是在架橋,就是在鉆洞。

              更何況,除了隧洞,還有兩個大麻煩:一個是全新世活動斷裂帶,另一個,是巖溶地貌地下水系發達……

              這幾大麻煩,每一個單獨拎出來,都是世界性難題。

              難歸難,但畢竟我們有4000多年的治水經驗。

              比如,早在上古時期,就有大禹治水。

              大禹經過13年的努力,洪水漸漸被疏散到各個河道流入東方大海。

              到了后來,又有李冰父子修筑的都江堰。

              兩千多年來,都江堰一直發揮著防洪灌溉的作用,把成都從旱澇叢生的地區,變成了"天府之國",至今灌區已達30余縣市,面積近千萬畝。

              都江堰示意圖

              都江堰示意圖

              明清時期,人們治理水患、防災減災的意識逐漸增強,疏浚河道、修筑堤壩,治理措施越來越完備。

              新中國成立之后,到2009年以來這幾十年中,七大江河共發生較大洪水50次,但都被我們一一戰勝。

              戰勝這些災害的法寶,自然就是水利工程。

              其中,“南水北調工程”就是法寶之一。

              當年,為了解決北方缺水問題,國家決定從水資源較為豐富的南方調取一部分水接濟北方,這就是“南水北調工程”的初衷。

              目前,這項工程已經成功地把長江里的水,從上、中、下游,分東、中、西線,送到了華北、淮海平原和西北地區,缺水的地區。

              除此之外,還有葛洲壩水利樞紐、太浦河工程、西藏滿拉水利樞紐、江埡水利樞紐、石龍壩水電站等等工程。

              到目前,我們已經有全世界數量最多的堤壩(約占世界總量的一半),最大數量的水電站(約占世界總量的20%),最大灌溉面積(約占世界總量的21%),最大的水電工程(三峽大壩)和輸水工程(南水北調項目)。

              這些工程,都曾是世界性難題,但每一個工程背后,都有著更深遠的意義。

              就拿滇中引水工程來說,根據規劃,到2030年,滇中引水工程每年平均引水量將達到26億立方米,到2040年,年平均引水量還會增加到34億立方米。

              2040年滇中引水工程各州市引水量示意圖

              2040年滇中引水工程各州市引水量示意圖

              盡管這個引水量,已經遠遠超過滇池13億立方米的蓄水量。

              但仍有人說,投入這么大,費這么大勁才這點引水量。

              當然,相對于2022年云南整個省約為163億立方米的總用水量來說,滇中引水工程兩位數的引水量似乎還顯得不夠驚人,但這未來26億到34億立方米的水量,對于滇中甚至云南來說,幫助已經不小了,更何況還有著特別重要的意義。

              首先,光看數字,有人說,這才兩位數,的確不大,但這些水,足夠滿足滇中1100多萬人口的吃水問題,還能改善灌溉63萬畝以上的農田,這樣一來,云南冬季的旱災問題,也就得到解決了。

              其次,用不完的水,還能補充滇池、星云湖、杞麓湖和異龍湖等湖泊。

              這樣一來,滇中的生態環境也得到了改善。

              除此之外,還有一個意義是,建設滇中引水工程,有90%以上的主干渠,都在隧道里,這也意味著,管道運輸成了主要的方式。

              這些管道穿梭于山地之間運水,又成為一條獨特的運水高速公路。

              更重要的是,未來,長江沿岸各省,甚至北方各省的用水需求,需要從長江獲取。

              這樣一來,長江的水量,可能也會出現緊張。

              長江水量緊張,怒江、瀾滄江、雅魯藏布江的調水計劃就都有可能會被啟動。

              怒江、瀾滄江、金沙江三江并流區

              怒江、瀾滄江、金沙江三江并流區

              怒江、瀾滄江、雅魯藏布江,同樣地處云南,同樣是復雜的建設難題,也有可能再次出現。

              到那時候,滇中引水工程,就能為這些工程提供一個很好的水上高速公路建設樣本。

              由此看來,滇中調水計劃只是眾多調水計劃中的一個小計劃。

              中國是一個整體,南水北調也好,北糧南運、北煤南運、西氣東輸、西電東送也罷,目的都是為了降低社會資源成本。

              而這種互通有無、資源互助的方式,除了減少了地區間由于資源稟賦的差異造成的貧富鴻溝和物質差距,也是實現共同富裕的關鍵。

              水運連著國運,一部泱泱大國的治國史,也是一部百折不撓的治水史。

              ?

              標簽:

              免責聲明:本文由用戶上傳,如有侵權請聯系本網刪除!

              亚洲精品国产精品乱码不卞,日本熟妇厨房BBW,在线观看的av网站,日本r级在线播放中文在线